国际品牌观察网

王思聪VS张康阳:少东家的「游戏」大业


  40分钟前,“神Bin天降,SN牛X”,40分钟后,“删苏宁App,双11不买了”。
  这是10月31日,2020年万圣节晚上,这届网友情绪的真实写照。起因还是在S10 总决赛(LOL第10次全球总决赛)上,SN战队的选手Bin在第二场对战中,拿到了一个精彩的5杀,网友瞬间在朋友圈沸腾。
  SN战队也成功拿下了这一局,这让很多网友认为SN这匹不被看好的黑马,能够一黑到底,最终拿下S10 的总冠军,在上海总决赛现场督战的苏宁少东家张康阳应该更希望如此。只是最终功亏一篑,SN战队最终1:3输给了韩国LCK赛区的DWG战队。
  玩电竞,张康阳相比万达少东家王思聪,终究少了一些“运气”。
  两年前,正是王思聪的 iG 战队,成功拿下 LPL 赛区的第一座 S 赛冠军,而且iG俱乐部是唯一 一家实现S赛和Ti赛双冠王的队伍,要知道多少电竞俱乐部求其一荣誉而不得。而在张康阳赛后发表的“各位真不用再安慰了,我又不是第一次经历失利”的微博下,有一位高赞评论很扎心:中超、意甲,苏宁旗下的队伍拿过太多亚军了。
  委实如此,张康阳主导下的苏宁竞技娱乐产业,虽然一直在努力,却在足球、电竞等诸多领域没有拿过冠军。而王思聪玩票性质的业务,成绩和业务规模却兼具,当然也有熊猫直播等烂摊子。
  或许这是每个接班人中,都为闯出自己成绩的不同命运挣扎。

 
  不是都想要富二代标签
  论名气,张康阳并不如王思聪,但张康阳无疑也是当红的“富二代”。
  1991年12月21日出生于江苏南京,从南京外国语学校到美国宾尼法尼亚沃顿商学院毕业,一路名校的张康阳进入职场后,也顺利进入摩根等顶级投行工作。
  作为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的独子,帅气多金的张康阳一直备受关注。如今在张康阳的微博上,其介绍是:苏宁控股集团副总裁、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主席、苏宁电竞董事长。
  在这次去上海督战SN战队夺冠前,张康阳曾在微博上发声:“上海,我来了。”不经意露出的白色手表,网友估计价格在120万元左右,妥妥的人生赢家模样。
  其实,张康阳本人相对低调,很少公开Diss别人,亦或参与热点事件讨论。被大众熟知,还是因为苏宁收购欧冠豪门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。
  2016年6月,苏宁集团宣布,旗下苏宁体育产业集团以约2.7亿欧元的总对价通过认购新股及收购老股的方式,获得意甲豪门国际米兰俱乐部的70%的股份,重组后5名高管成员进入国米董事会,张康阳的名字也闪现其中。
  此后,张康阳一场不落的出席国米的比赛,国际米兰也在时隔六年后,重新返回欧冠联赛。2018年10月26日,27岁的张康阳被推举为新任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主席,成为国米乃至欧洲各大豪门史上最年轻的俱乐部主席。
  也是在2016年,苏宁集团在12月还收购了一只英雄联盟次级联赛战队,更名为苏宁电子竞技俱乐部(SN战队)。
  LPL豪门聚集,传统的 LGD 和王思聪的 iG 都是实力强劲的队伍。而SN战队以“候补”第四名身份,幸运地进入S10 赛的正赛,一路如黑马过关斩将,也让网友对SN战队期望甚高,因此产生了没夺冠都去安慰张康阳的戏码。
  相比张康阳的被动出圈,几乎同龄的富二代王思聪则一直行事高调。
  经常爆料娱乐圈内幕,网友给其打上了“娱乐圈纪检委”的标签。不仅“嘴大”,还因为其经常怼各种企业家,令王思聪频频登上热搜。
  俏江南创始人张兰的儿子大婚,张兰说婚礼是万达董事长王健林赞助的,王思聪直接说父亲根本不认识他们;小米的雷军出国英文演讲,直怼“其实英文不好的企业家,我建议你们,别出国丢这个脸了。”网上在京东购买了一张电脑桌,三天不发货,王思聪也怒发微博说京东店大欺客,以后不会去京东购物。
  对于口直心快的王思聪,王健林曾说批评“你别骂我朋友”。但王思聪一直坚持“做自己”,知乎有数据统计,2017年5月-至2019年末,在这923天中,王思聪共上了208次微博热搜,平均每四天上一次。
  说实话,这些企业家很厉害,但也与王健林或者王思聪的业务并无太多关联。但王思聪微博上不仅怼企业家,甚至也曾“评论”过腾讯马化腾。
  要知道王思聪的电竞娱乐产业,都与腾讯脱不开关系。王思聪这种不爽就怼天怼地的性格,也与张康阳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 
  继承父业与自身爱好的交锋
  与杨惠妍、何超莲等富二代,从毕业就接手家族事业不同,张康阳和王思聪似乎都是从投资开始。
  王思聪的创业故事大众熟知,当时王健林给了王思聪5亿元,王思聪随后成立了普思资本。这个普思资本很有深意,在希腊语中是“先知”的意思,寓意普思资本能够洞察未来。
  根据天眼查数据,截至2019年末,普思资本共投资了79个项目。但因为乐视体育和熊猫互娱两个知名失败案例,普思资本的投资收益还剩多少很难说。
  而张康阳的投资起点并不比王思聪低,由于其是为苏宁体育甚至苏宁整体战略布局,很多项目规模和体量还更大。
  最早苏宁收购了江苏舜天后,将目光瞄向了国际体育大俱乐部国米。有着投行经验的张康阳,自然成了尽职调查负责人。此后收购LOL次级联赛队伍,竞标LPL席位,张康阳无论在传统体育还是在新兴电竞领域,成绩都可以说尚可。
  相比较来说,王思聪在电竞等泛娱乐领域的成绩,则可以说还比较出色。由于iG是国内综合成绩最好的电竞俱乐部,尽管此次S10成绩不好,行业人士预估iG 俱乐部年收益还可以达到上亿元。
  此外,由于LPL的席位竞标价格传言高达9000万,所以类似iG等拿过S赛冠军的电竞俱乐部,估值超过10亿很正常。当然,这些估值对于万达的资产来说,并不算什么。作为王思聪的兴趣爱好,王思聪对于电竞的热爱毋庸置疑,2018年S8 赛场上,iG夺冠后王思聪兴奋冲上赛场就是证明。
  围绕新兴的竞技娱乐项目,王思聪布局广泛,投资成立熊猫直播是其最高调的一次创业。电竞圈内不少成名主播,因为王思聪这块招牌加入了熊猫直播。此后,熊猫直播运营不善,王思聪为此背上20亿元的破产债务。
  普思资本最后接盘了王思聪的所有债务,经历过这些挫折,王思聪依旧在电竞娱乐圈内折腾,而这些也获得了王健林的默许。
  实际上,无论王思聪还是张康阳布局电竞娱乐产业,都有一个核心原因,就是因为娱乐比赛是吸引年轻人、汇聚流量最好的方式。
  官方数据显示,S10全球总决赛现场观赛的资格摇号登记已经突破250万人次,但开放的名额仅有6312个,这还仅是线下赛的火爆程度。在2019年的S9全球总决赛上,S赛就以同时观看人数峰值4400万的数据破纪录,而根据Sports Media Watch网站的数据,2020年NBA 总决赛第一战仅有741万人观看。
  如今S 10总决赛的数据还未公布,但是S10 半决赛已经创造过1.2亿的在线观看人数。这还仅是S赛的观看数,要知道每支战队一年要经历大大小小数十个比赛,加上战队的日常直播数据,这些头部战队每年创造几十亿的流量,且都是年轻且易冲动消费的优质流量。
  这些流量,无论对于消费领域的苏宁还是轻资产转型的万达来说,都很必要。所以,从这点看,B站8亿元买下S赛版权后,继而分销给各家,其实也是稳赚的是生意。
 
  谁能走出父辈的蒙荫?
  “拿出5个亿折腾,如果亏完了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”,2009年王健林曾给王思聪定下红线。
  如今,10多年过去,喜欢买豪车送女友房产的王思聪,也许消费金额都超过了5亿元。从目前形势看,王思聪并没有计划回归万达。但其创业计划,也难说很成功。
  iG俱乐部是王思聪花费心思最多的业务,然而竞技项目很难规模化复制,并不是招募5个优质选手就能再造一个iG。熊猫直播与普思资本“低调”了,王思聪手中的潜力项目,如今上只剩下香蕉计划。
  成立于2015年的香蕉计划,模式有些象“小乐视”。旗下拥有上海香蕉计划电子游戏有限公司、上海香蕉计划演出经纪有限公司、北京香蕉计划体育文化有限公司、上海香蕉计划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四家公司。
  这四家公司的模式是王思聪出资,行业资深人士做管理。比如,上海香蕉计划电子游戏有限公司现任CEO是老牌电竞俱乐部WE的CEO斐乐;北京香蕉计划体育文化有限公司原CEO是央视知名主持人段暄。
  从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与其中的负责人交流以及行业消息来看,香蕉计划整体业务规模在收缩。其中,上海香蕉计划电子游戏有限公司作为腾讯很多游戏赛事承办者,发展的尚可;上海香蕉计划影视文化专注影视IP创造,目前仍存活;其他两家的业绩则乏善可陈,北京香蕉计划体育文化有限公司还曾被冻结过股权。
  王思聪掌控的香蕉计划的关键问题,在于没有核心IP,这也导致前途未卜,向左是中国的迪士尼,向右可能就是下一个乐视。
  相比王思聪手中产业面临的挑战,张康阳手中的牌局则相对明朗,业务方向都是对的,就是需要时间取得重要成绩,证明自己独立掌控业务的能力。
  今年,SN战队的市场总监秦杰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提到,“SN并没有短时间内较大的投入,主要还是聚焦于新人和青训的培养。”冲击冠军遗憾失利后,明年苏宁势必大范围投入资源,届时SN战队能不能保持成绩,然后拿下冠军佳绩,是张康阳的第一道大考题。
  另一方面,接连面对国米在欧冠小组赛无法出线的尴尬战绩,是否要换掉年薪高达1200万欧元的教练,也是张康阳等管理层面临的第二道难题。
  最重要的是,张康阳名义下的苏宁小店与海外业务,能否走出亏损泥潭?2019年苏宁小店剥离苏宁,外界盛传苏宁亏不起了。苏宁内部人曾告诉Tech星球,小店的业务负责人是一位苏宁副总裁,并非是张康阳在实际打理。
  当然,张康阳随时有机会拿回管理权,将亏损严重的小店业务带上正规,这也是其面临的第三道挑战。
  两位接近三十而立的企业家接班人,未来是走自己的路,还是继承父辈千亿资产,注定还有无数故事要发生。
  

新闻图片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